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发帖

真面目

真面目
“你们都是一条心的,知道老姜想要什么,只有我不懂,行,我反正就这点儿本事,不能把老姜的事儿摆平了,费心费力总算找了条路,结果还让你给骂一句,我他妈图什么?”
  
  说完老张愤怒地踢了一脚地上的雪。
  
  雪被扬起来,一部分直接溅到了唐举礼的脸上。
  
  可他却低着头没有说话,那个背影看得江意眼眶一红,恨不得直接冲上去。
  
  但她到底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,在没弄明白师父到底在做什么之前,就这么不管不高跟鞋会引发关节型牛皮癣吗顾地冲上去,要是给师父帮了倒忙怎么办?
  
  顾夕抿唇忍着,眼眶越来越红。
  
  两个人安静站着,老张发了一顿脾气见唐举礼没再说什么,就转头看了他一眼,打算说些什么。
  
  唐举礼却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,终于抬起头,长叹一口气:“算了,今天先不说了,你回去休息吧,我先走了。”
  
  说完不等老张再说什么,唐举礼转身脚步有些沉重地离开。
  
  老张愣住,哪想到唐举礼这么干脆说走就走,急忙喊他:“等等,你什么意思,你不管老姜了?”
  
  唐举礼摆了摆手:“你让我想想。”
  
  随后再没回头,慢慢低着头沿着小路往小区外走。
  
  顾夕眼睛跟着师父,这一刻觉得师父的背影都要融进夜色里了,让她很想什么都不想了,马上跑去问师父到底是什么事儿,不用那个什么老张,她跟师父一起想办法。
  
  但是见老张还在那里站老年患者治疗有什么原则着,顾夕只能再忍一会儿。
  
  结果身后房子的门开了,出来个披着毛衣的年轻女人,顾夕还以为是那个老张的女儿,结果那女人过去挽住老张的手臂:“胜文,怎么了,还是没劝动?”
  
  张胜文本来正看着唐举礼越走越远气得够呛,见问话的是妻子,低头亲了她一下,这才气愤地道:“没劝动,真是不识好歹。”
  
  唐举礼一离开,张胜文的语气也变了。
  
  不再像是刚才那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,反倒是带着几分瞧不起和不甘。
  
  女人一听摇了摇张胜文的胳膊。
  
  “好了,别气了,你身体也不怎么好,别因为不相干的人生气。对了,你不是说要让唐举礼给你看看,还要让他给你做些药备着?你说了吗?”
  
  “早忘了。”
  
  张胜四肢皮肤出现藓,有的可以扣下来是牛皮癣吗文想到这个更气了,忍不住火气又蹿起来。
  
  “你说说这帮人是不是有毛病,一个个脑子都在那地方待出来问题了,真他妈以为靠着一身骨气就能当饭吃能往上爬?”
  
  “真是可笑,还守着当年那点儿恩怨不肯低头,那怎么有脸来找我,我要不是看他唐举礼还有那么点儿用,我门都不会给她开,还他妈以为我是念着当年跟他们那点儿情呢,我跟他们有什么老交情,我恨不得跟这一帮废物永远不来往。”
  
  “那就不理他儿童长了牛皮癣怎么治呢。”女人也不知道是脾气好还是会看脸色,闻言立刻顺着道。
  
  “要是能不理我早把他撵走了。”
  
  张胜文却道,“关键是那头我都找关系搭上线了,花了不少钱托了不少人请,就等着唐举礼点头,等他把人给治好了,我这里好处少不了,说不定还能往上爬一爬,我要不是为了这个,我管他姜海成是死是活!”
  
  女人听着张胜文恶狠狠的语气,尤其是提到还能往上爬一爬,顿时皱了眉头:“这样看来,白癜风患者吃坚果对身体有什么作用呢还真不能就算了,那咱们该怎么办?”
  
  “当然不能算了,不然我那么多心思和钱都白花了?”
  
  张胜文闻言冷笑,“你放心,我跟他们一起待了好几年,他们什么性格我还是了解的,看着像是精明,其实一个个都是蠢货,等我明天想办法往里头递个话,让他们知道知道姜海成遭了罪,就不信他还能不点头?”
  
  女人一听笑了,捶了他一下:“你不早说,让我白担心。”
  
  “是我不对,我也没想到他这么听不懂人话,你等着看吧,我明天就去把这事儿办了,他有那个时间为了姜海成奔走,我可没工夫陪着他浪费时间。”张胜文冷笑道。
  
  “我相信你有这个本事。”女人听得满意,语气越发娇软地笑道。
  
  “我还有别的本事,你想知道不?”张胜文突然抽出胳膊把女人抱在怀里,顺手捏了一把。
  
  “讨厌,先进屋。”女人连忙拉着张胜文。
  
  两个人的身影叠在一起进了屋,直到门被关上,顾夕才从树后走出来。
  
  他们根本也没想到唐举礼走了之后还会有人听到他们的谈话,而听到的顾夕已经气得要冒烟了。
  
  都不用问,结合师父还有刚才那个张胜文的话,顾夕就猜出来,师父、张胜文还有那个师父想要救的姜海成,肯定是当年一起吃苦的朋友。
  
  现在张胜文条件好了,师父以为他还会记得当年的情义,所以过来跟他商量到底怎么救姜海成,却没想到他是这么龌龊自私的人,竟然打着要靠师父趋炎附势的主意。
  
  尤其这么无耻的刚才竟然还敢跟他师父发脾气,这是想以退为进吗?
  
  顾夕冷笑出声,直接走到门口,借着路灯看清楚了门牌号。
  
  今天天太晚了,明天一早她就让贺祁帮她查查住在这里的人是谁,既然都这么巧撞到她手里了,她怎么能不帮师父出了这口气呢。
  
  也让师父看清楚张胜文的真面目。
  
  至于那个姜海成,顾夕现在知道了名字,要想想是找机会直接问师父,还是说自己私下去查查。
  
  记住了张胜文家的门牌号,顾夕扭头就开始往小区门口跑。
  
  为了听张胜文说话,她本来打算往后走绕一段去追师父的,结果耽误了这么久,但是刚才师父走路很慢,她应该还能追得上吧?
  
  顾夕边跑边小心地看着,直到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,终于看到了前面那个有些弯着身子走路的身影。
  
  顿时放慢了脚步,顾夕小心地跟在身后。
  
  她记得从前遇到师父的时候,那时候师父已经回了H省,也有了安稳的生活,可怎么减少牛皮癣带来的危害呢?就算是这样,师父因为之前吃苦落下的老毛病,也影响了他很长一段时间。

返回列表